关灯
护眼
字体:

161 升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941年首先召开的人民党全国代表大会将选出新一届的主席,过程选波澜不惊,参选的人民党中央委员会的所有同志都知道结果,最重要的是没人要反对这个结果。.

    接下来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中,在国家主席选举就有些微妙的不同,上千的人大代表在向投票箱中投下选举国家主席的选票时,神色都很严肃。在国家主席的选举中,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投票能够得到自己期待的结果。

    李润石对此并不在乎,他作为人大代表,郑重的投下了自己的一票。由于总理职务实际上并没有反对者,原本应该没有任何压力的伍翔宇看起来倒是比李润石还激动写。两人这是要搭班的,所以伍翔宇最终还是对李润石说起,“有些代表是绝对不会投你的票。”

    “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李润石平静的答道。

    “会不会引发更多对立?”伍翔宇实在是没有李润石的心胸。

    李润石的态度依旧平静,“这是对立引发的结果,而不是结果引发的对立。明煮选举的本质是失败者必须接受选举结果,如果这都做不到的话,明煮制度还有意义?那就已经不是内部的明煮,而是两股势不两立的路线之间的问题。”

    伍翔宇觉得这话里面的意味比自己担心的好像还更强烈些,他稍微愣了愣。若是比具体政务的实施,伍翔宇的水平高出李润石好多,他甚至不用动太多脑筋就能想出对抗的办法来。但是李润石的态度让伍翔宇突然安心不少,当然,这和伍翔宇对自我的定位或许也有些关系。他从来不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同志。

    见伍翔宇还是有些紧张,李润石笑道:“人大本来就代表着人民的立场,以后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人大能够真正代表人民的意志,最终在科学的基础上实践劳动人民的明煮。”

    在现在摆明了是路线斗争的情况下还能考虑未来的发展,伍翔宇不知道该称赞李润石不愧是党的总书记,还是该觉得他有些过分乐观了。

    当最终一轮选举结果出来的时候,人民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李润石以得票率七成五的巨大优势超过了包括路辉天在内的其他被选举人。面对这个结果,路辉天心中居然是一阵轻松。如果他真的当选的话,那将意味着路辉天自己都不想看到的一场真正的政治大地震。不仅仅是路辉天,人民党的干部们大多数都松了口气。

    李润石在人大委员会委员长带领下走上主席台。他手按共和国宪法,向着全国人大代表们庄严的宣誓就职。宣誓就职结束之后,人民党的政治体系终于走上了陈克确定的轨道。后面将是总理任命,当选的伍翔宇完全不是为了自己的松了口气。

    两会的最后一个项目很传统,那就是参加升旗仪式。

    在春天的黎明前,风还有些寒意。人民广场周边的路灯此时还没有熄灭,人大代表们从住宿的地方云集在广场上。在广场对面的五星大楼看台的位置上出现了几个身影,其中一个尽管稍有些模糊,有人的眼睛特别尖,已经认出那高大的身影很可能是陈克。

    陈主席也在观礼台上看升旗的消息转眼就在代表们中间传遍了。

    “陈主席为什么不下来?”立刻就有人问道。

    有些同志还是颇有见识的,“那是不是陈主席还未必呢,而且陈主席又不是咱们人大代表。”

    有些代表用相当复杂的目光看着据说是陈克所在的位置,他们大多数都是没有投李润石票的代表。这次政治斗争的失败是如此明显,学术界在之前罕见的进行了串联,甚至动用了不少手段。他们本以为可以对国家的决策产生某种影响,陈克连动都没动就让这些人知道他们的份量到底有几分。

    看着那些工人、农民、军人为主的普通劳动者组成的人大代表们,还有他们带着憧憬、热情看向据说有可能是陈克所在位置的明亮目光。那些失败者中有些人忍不住想到,如果陈克向这些人公开说些什么,那这次的结果又会如何呢?

    在他们看向陈克的时候,陈克也在俯视着这些人。最近得到的一个消息让陈克原本还有些犹疑不定的想法终于最终确定下来。苏联的斯大林同志准备重新启动“近卫军”的荣誉称号。斯大林同志当然不知道,可陈克是非常清楚的,在苏联覆灭的时候,近卫军们发挥了自己沙俄前辈的老传统,于是那些布尔什维克们就洗洗睡了。

    虽然在这个已经改变了的时空中,未来肯定会不一样。哪怕是苏联的历史与以往相同,陈克都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看不到那一天的。但是斯大林同志的决定对陈克也是个刺激。

    在人大代表们的最前面,站立的是李润石与伍翔宇,陈克突然想起了以前看到的一封信,“……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罢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党,大多数的党不信马、列主义了,马克思、列宁也被人们打得粉碎了,何况我们呢?……”

    历史上写这封信的人曾经发动过一场空前的运动,必须承认的是,那场运动失败了。它摧毁了很多东西,却没有建立起与之相应的新秩序。但是在那场运动当中,“劳动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这个政治理念彻底成为了中国的政治正确姓。不管之后的进程如何,都没有人敢公开的否定这个理念,公开的推翻这个政治正确姓。但是,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评价,那场运动最终还是失败了。

    陈克是在对那一场运动的彻底否定的时代出生并且成长起来的,在成长的过程中听了无数否定的观点。可太多和他一样的人,最终都开始反思并且试图去还原那场运动的本质与真相,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