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过去的梦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年前。、、塔方拉玛干沙漠中的某 在无尽的黄沙间,一个中年人带着两个稚气未脱的少年走走停停。似乎在寻找什么。

    那两个少年拥有着完全相同的外貌,如果不是一人身上的肌肉更为网硬、各种伤疤也更多,要想区分两人实在是有些困难。

    突然,走在前头的中年人停下了脚步,用力踩了踩脚下的黄沙道:“告诉我,你们感觉到了什么?”

    两个少年交换了一个眼神,伤痕更多的一人道:“阴气,浓烈的阴

    中年人瞥了眼没有说话的白净少年”号声道:“下次谁想到谁说,这不是比赛,不要再耍弄双胞胎的默契,不然有你们的苦头吃!”

    白净少年吐了吐舌头,伤痕少年歉意地鞠了一躬,中年人才继续道:“离我从孤儿院找到你们,已经过了十年了吧?我想听听,你们觉得这十年过得如何?”

    “很累。但很充实。”生怕自己兄弟说错话,白净少年抢先道:“叔叔你教了我们很多,还让我们能吃得上饱饭,这份恩德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

    “恩德说不上。这本来就是我哥哥该做的事。

    中东人叹道:“只可惜他死得太早,看不到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

    对于父亲。两个从懂事起就一直身在孤儿院的少年,也只有从叔父的描述中才能的知一二。那个少年旧岁时离家出走,在与某个村中少女诞下了双胞兄弟后,就此不知所踪。双胞胎的母亲一时想不通自尽身亡,兄弟俩就这样辗转到了孤儿院。如果不是这个叔叔十年前的出现,他们很可能就要饿死在高墙之中。

    因此,尽管叔叔一直给他们安排地狱似的的练,但他们却仍从心底相信,甚至崇拜着这个男人。

    看着目光纯净的兄弟,叔父眼中忽然闪过一丝不忍,可继而便重新恢复了冷漠:“阿明,还记得之前我们经过的绿州么?去再取些水,十分钟内回来!”

    由于之前就经常接受这样的练,伤疤满身的阿明不假思索地便应了下来,而后转身便跑一 要知道,绿洲离他们至少也有两公里的距

    。

    白净少年看着自己的兄弟跑走,轻叹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只刮练笨蛋明的身体,却把那些鬼怪的事教给我?”

    “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事,阿明就是体力好,而小暗你天生就有这方面的潜质。”叔父一副严师神情道:“现在老实告诉我,你感觉到了多少。”

    小暗闭上眼睛。片刻后说道:“占”不,沽只缚灵。应该是探险队之类的。”

    叔父赞许的点了点头:“这么微弱的缚灵都感觉得到,你比你父亲当年要强上太多了。”

    提到父亲。小暗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思忖了片玄,还是开口道:“有件事我想问叔叔很久了,你身边那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缚灵,到底是谁?”

    “你说什么?”叔父的脸色大变,他看了眼身旁的虚空,声音有些颤抖:“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得见的?”

    “三个月前。”小暗如实道:“最近开始听得见他们说话了。”

    听到这样的答案,叔父沉默了几秒,然后用不属于自己的低沉声线

    :

    “阿暗。显。”

    一团白色的气雾随着话语汇集,幻化出了另一个叔父,两个一模一样的中年人同样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幻之叔父说道:“你知道么?今天是你十八岁的生日。”

    生日?小暗觉得莫名其妙,因为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会知道这个的只有死去的母亲,还有”想到这儿,暗忽然明白了什么,但他还没有开口。叔父却一下冲到了他的面前。

    “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你们的父亲,是我杀的。”

    随着叔父冰冷的话语,一把尖刀刺穿了小暗的心脏。

    在心跳停止前。小暗看到幻影重新化为雾气,从他口中钻入,并接触着他的灵魂。

    ,为什么?”仍不愿就此死去的小暗问道。

    “因为你们只有一人能活,向来如此。”叔父哀叹道:“我很抱歉,那不是你。”

    小暗的意识,就此离去。

    等到之后他的灵魂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又被无形的力量拉回后,已成为幽魂的他。所看到的是他生前的兄弟,抱着他的尸体在沙漠中哭

    。

    从那天起。阿明和小暗,变成了谕天明,还有阿暗。

    七年后,上海近郊某处。

    “阿暗。阿暗!你没事吧?”

    在谕天明焦急的喊叫声中,阿暗终于恢复了意识。强撑着骂道:“我就是小睡了一会儿做了个梦,你叫个鬼 虽然我就是鬼。”

    时钟拨回到十分钟前,为了援救被恶鬼突袭的谕天明,阿暗自主性地使用了大破坏力的“飓”虽然这招在误打误撞间解除了恶鬼的阴气防护,幸运的将它们击到,然而阿暗过分越权的行为也受到了能力的反噬,这让它在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