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卷 惜言别 第二章 宿命之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几下肩膀。

    几乎是神经反射的动作,言先生立刻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一个扭身将对方压倒在了地上。

    “嗯?”言先生一愣,因为他立刻便认出了自己身下的女子,就是刚才在火车里和自己作对的长女孩。

    女孩尖声抗议道:“我只是想打个招呼,你也不用那么激动吧?”

    言先生松开手。没好气道:“之前你打招呼的方式,可不是那么让人喜欢。”

    “那件事是我错了,我道歉。”女孩爽快道:“我就是这性格,看到人有困难就想帮,之前也好心干过不少错事    反正,抱歉啦!”

    女孩笑得是异常开朗,就好像之前两人的矛盾都随着这句道歉消失了一般。

    言先生见过许多不肯承认错误的人,用谎言掩盖心中不满的人,可他从女孩的眼中看到的,却是那种真正认错后的纯净透明。

    言先生,第一次碰到如此奇怪的女孩。

    避开那对纯净清透的双眸,言先生问道:“我要去那个出名的动物园,你知道怎么走的话,我就当之前的事没生过好了。”

    “你也要去那儿嘛?”女孩乐呵呵道:“那我们正巧顺路,就一起走吧!”

    “不,你只要告诉我路就行。我少废话,走就走了,来,我请你喝饮料!”

    就这样,言先生和长女踏上了动物园之旅。

    “对了,我叫杨琳,你叫什么?”

    “我姓言。你叫我言先生就好了。”

    这是第一次,言先生知道了她的名字。

    现在:

    狐双和老查分别陷入了苦战。继续朝山顶奔跑的,只剩下了文雅和愉天明。

    龙脉山乍一看并没有多高。的势也算平坦。可无论文谕二人跑得多快,他们与山顶之间的距离。却仍没有实质上的缩减。

    又跑了会儿,谕天明停了下来。看着周围的树木道:“别跑了。这是八卦阵。”

    这整座龙脉山,就是一个庞大的八卦迷阵。这里的一草一木,全占着阵中的卦位。迷阵虽然不会像时空回廊一样将人彻底困住,却可以将路程放大成数百倍的观感。对于不懂阵式之人,道士在此可是占尽了天时地利。

    纵然如此,道士们仍被恶鬼所灭。而这残阵,却反成了赤盾阻挡七杀组的城墙。

    “八卦?听着就很麻烦。

    渊雅按着太阳穴道!“死木头你懂不懂众个我们要怎么怒

    “先艮后巽,泽兑火离”谕天明没有理会文雅,只是自言自语地踱步,从大道走入了一旁的林中。

    文雅知道谕天明在破阵。也不敢吵他,只得悄悄地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时进时退地在林中游荡。

    在林中走了数百米,谕天明突然抬头看天,对文雅说道:“往前走三百米,再反向走一百米。往山上走就可以出阵了。”

    “你怎么突然说这么莫名其妙的话,难道你”文雅还没抱怨完,便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人影。

    有灵魂气雾护身的文雅。察觉力向来都强于其他人。然而这次,她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没有鬼魂的阴气,没有人的阳气,这人的出现,就好像背后多出了一股空气般,让人全然无法觉。

    可是,谕天明却察觉了。不仅如此,文雅也感觉到了在她脚边悄然蔓延的雾状阿暗。

    在破阵的途中,谕天明已经做好了埋伏,这说明谕夭明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现了对方的存在。

    在过去的七天里,谕家兄弟到底做了什么,将自己提升到这样的境界?

    在文雅的背后,阿暗和来人已经战成一团,激烈的斗气与压迫感日让文雅甚至都回不了头。

    “你走吧!”谕天明拔出了玉质短刃道:“这是我自己的战

    。

    “很高兴你这样想!”谕天明扑过去的瞬间,文雅立刻拔腿就跑。

    纯白和青色的阴气在空中撞击、交错,谕天明在云雾中就像是一个舞者,在纵横的杀气重独舞。

    数回合后,双方默契地拉开距离,煞皇颇为惊讶道:“你的阴气更强了,这七天你究竟做了什么?”

    “特刮呗!”阿暗俏皮道:“虽然我没有眼睛,但漫画还是看得不少的

    “是么?那样更好。”煞皇举起右手,他周围的空气中忽然凝起一层冰霜:“我在这儿也学了些新招,这样我们就可以看看,这次谁胜谁负了。”

    说着。煞皇手艺甩,寒气迅将周围的树木冻死,并朝谕天明包裹而去。

    “阿暗,墙”

    谕天明立玄操纵阿暗回防,白色的雾气在他周身形成了半球形的护罩,将寒气全部挡在了外头。没一会儿,一个半厘米厚的冰窟就这样形成了。

    一秒不停,煞皇已经冲到了冰窟前,举起不知何时烧得通红的左手,猛地击碎了冰墙。

    冰冷并不能逼退阴魂。但炎热就不同了。热气无论何时对阴魂而言都是剧毒,而一穿过冰墙,煞皇的整只左手便喷射出耀眼的火光,将谕家兄弟一齐吞噬。

    经过不知多少年的自我进化,煞皇已经能自由操纵阴阳两气。而在龙脉之气的影响下,这种能力被最强化,甚至能化气为实体,变成真正的焰火和冰寒。

    煞皇看着白雾在火焰中逐渐缩冷冷道:“鬼永远怕火,这就是你不肯进化,所付出的代价。”

    谕天明没有回应,他只是举起了手,低声喊道:

    “破”。

    “又是那招言咒?我已经说过了,阴气对我无”煞皇轻蔑的话语还没说完,火焰忽然被巨大的风团反吹回来,将煞皇撞飞出去。

    在空中,煞皇才察觉出一丝异样:之前在使用言咒时,都会先唤阿暗之名的谕天明,这次则直接就念出了言咒。

    煞皇还没能理清思路。破火而出的谕天明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挥拳猛击向他的心口。

    “办!”

    阴气对煞皇的实体无效。但拳头的攻击却很实际。为了躲开威势惊人的一拳,煞皇立刻解除实体化,变成了一股青烟。

    然而,在谕天明拳上的每个毛孔,却在此时喷散出大量的白雾。白雾如同两只巨手,将青烟死死抓住,并按回了实体状态。

    一声巨响过后,惊愕的煞皇被重重地击到在地。

    以阴制阴,以阳克阳。谕天明抓准了煞皇阴阳转换的时机,一击成功。

    “你的进化,也不过如此嘛!”瑜天明说着,竟露出了爽朗的笑容:“现在,你可以重新再死一次了。”

    看到这笑容,煞皇这才恍然大悟一  兄弟两人在被关进冰窟中时,已经进行了身体权控制的交换,这就是为什么之前只对阴气有效的“破”会转变成言先生常用的破坏型“破”还有谕天明的一拳会夹带着阴阳两气的原因。

    阴魂配上阳身的双簧戏,就是谕家兄弟为对付煞皇,而专门准备的战法。

    这一次,赢的,会是谕家的鬼咒师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