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六十五章:百般滋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话刚说完,跌倒在地上的男人就想动手,我举着手枪纹丝不动,一枪打在男人的肩头上,子弹从耳旁呼啸而过的声音让他的耳朵暂时姓失聪,男人恶狠狠的看着我,我举着手枪,低着头看着男人说:“别乱动,下一次就是脑袋。”

    我话说完之后,男人果真沒有再动,我转头看看赵永新,赵永新正在眯着眼睛看我,我翻个白眼,赵永新明白我的意思,赶紧拿出电话叫警察过來,几个壮汉见到这种情况,都有些蠢蠢欲动,我举着黑洞洞的枪口,在狭窄的楼道里与他们对弈。

    “艹你妈的。”跪在地上的男人猛然暴起,我迅速开枪,子弹贴着男人的耳朵飞过去,一片鲜血飞溅起來,几个血滴粘在我的脸上,男人的暴起让男人身后的一群壮汉猛然跳起,朝我冲过來,十几条壮汉,我与赵永新根本就不是对手,根本不用过多纠缠,我跟赵永新就被人给绑在地上,顾漫抱着脑袋蹲在墙角。

    让我出奇感到意外的是,这些人竟然沒刁难我们,而是径直走到角落里,将那三个访民带走,那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哭嚷着不要走,被人一巴掌抽到脸上,男孩的嘴里立马吐出一口鲜血,赵永新从地上站起來,看着这群人愤慨的说:“你们这是违法的。”

    那个挨了两枪依旧像个沒事儿人一样的男人走到赵永新的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只有一米七的赵永新,脸上带着狞笑道:“要不是怕将事儿惹大,老子今天一定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王法。”

    男人们來的快,走的也快,前后加起來不到十分钟,三个访民就被人抓走,赵永新气的叼着烟卷,怒骂一声:“妈的。”

    我点上一支烟说:“这线索到这里就断了,这三个人被带走,指不定就要被灭口,是咱们害了他们。”

    顾漫睁大眼睛说:“难道就沒有王法吗,他们光天化曰之下抢走三个人,沒人管。”

    我冷笑一声:“管,谁敢管,他们只是访民,又不是官二代富二代,这年头,人比狗多,人命比狗贱。”

    “咱们管。”顾漫脸涨的通红,神情十分激动。

    我叹了口气说:“管不成了,是咱们害了他们。”

    “郝仁,你还是不是人。”顾漫十分激动。

    “艹你,妈的,我怎么不是人,他们十几个人,摆明了不是冲着咱们來了,那个头头吃了两枪硬生生沒动咱们一个手指头,你还沒看明白吗。”我也有些愤怒,脑门上的青筋都有些隐隐可见。

    顾漫被我骂的目光有些黯淡,她眼睛里汹涌出泪水,含在眼珠里,但沒有流出來,昨天晚上她跟那个十六七岁的小帅聊的最多,那个孩子告诉她,他的梦想就是考上县里的高中,然后再考一所好的大学,等大学毕业,就可以报效祖国,实现自己的理想,那个孩子跟她说了很多很多,她并沒有点破孩子可笑的理想,可是现在,她眼睁睁的看着坏人将他带走,却沒有丝毫办法。

    顾漫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硬生生将眼泪咽回去。

    赵永新点上一支烟,抽的又快又急。

    将一支烟抽完,赵永新将烟头丢在地上并沒有踩灭。

    在华夏矿业的集团公司里面,副董事走进陆芳的办公室里,对陆芳做了一个完成的手势,陆芳点了点头,继续低头处理文件,并沒有将这件事当回事,几个刁民,真以为自己能见着皇帝,呵呵。

    至于艹纵这几个刁民的人,陆芳更是不屑一顾,几个濒临死亡的家伙,现在还想着怎么翻身,真是白曰做梦,荒谬。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陆芳拿起來一看,是何绍打來的。

    陆芳赶紧拿起來,亲切的说:“喂,何书记。”

    何绍平静的询问昨天晚上的事情,陆芳简单说了一遍,何绍听过之后点了点头,临放下电话之前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不要再随随便便就被别人威胁,你现在好歹也是一个领导。”

    陆芳心头一紧,不由猜测到昨天晚上自己在酒店的事情,难道已经被何绍知道了,陆芳有些尴尬,在电话里说着知道了,知道了,放下电话之后,陆芳沉思了一会儿,将那个新闻口有关负责人的联系方式拉黑,何绍说的对,自己现在是个不小的领导,不能再像以前那样。

    自己现在这个层次,重的是博弈,不是睡觉。

    看看腿上的黑丝,陆芳犹豫一下将鞋子脱下來,然后又将腿上的黑丝脱下來丢到抽屉里面,不能再打扮的太刻意,一定要透漏自己的威严大气,陆芳心中想到。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