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急一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云浅月话落,一万人马齐齐发出抽气声。

    沈昭大喜过望,猛地上前一步,紧紧地盯着容凌,“这……这真的是……怎么会……”

    云浅月含笑将给墨菊等人解释的话解释了一遍。

    沈昭欢喜地点了点头,定了定神,试探地伸出手,“我……我能抱抱他吗?”

    “能!”云浅月将容凌递给他。

    沈昭伸手去接孩子,又立即缩回来,摇摇头,有些无措地道:“我不会抱,万一摔到他,还是不抱了。”

    云浅月将容凌塞进他怀里,“你试试,没关系。”

    沈昭乍然接到孩子,便立即将他紧紧钳住。

    容凌发出抗议的咿呀咿呀声。

    玉子夕看不过去了,上前一把将孩子夺过来,轻松地抱在他怀里,对沈昭不屑地道:“笨死了,回去练习抱枕头去,抱个十天八天,就会抱孩子了。”

    沈昭短短时间已经被吓出了一身汗,玉子夕将容凌接过去,他大松了一口气,被骂笨也不恼,连连应声,“好,我回去就练习抱枕头。”

    云浅月看着他好笑,对他道:“启程吧!”

    “今日天晚了,您和小公子乘船劳顿,不如休息一夜?”沈昭擦了擦汗,回归些神智。

    “不累,启程吧!”云浅月摇头。

    沈昭见云浅月真不见疲色,容凌在玉子夕怀里很精神,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他一声令下,一万兵马护送着云浅月离开东海入海口。

    入海口距离河谷县有一段距离,夜半时分,来到河谷县。

    本来该是百姓们熄灯休息的时间,但是今日河谷县灯火明亮,百姓们都立在街头,显然是得知了云浅月归来的消息,人人脸上一如去年她途径这里离开时一样,激动欢喜。

    云浅月接受百姓们的好意,从车辇里探出头。

    百姓们见真的是她,发出欢呼声。

    过了河谷县,欢呼声似乎还不绝于耳。

    沈昭走在马车旁边,对云浅月解释道:“如今的天圣国土早已经被世子收服了三分之二。天圣百姓们被夜氏压制多年,官吏搜刮民脂民膏,一直以来忍气吞声,自从世子起兵反戈了夜氏,百姓们纷纷拥护世子,以前是在暗中,受夜氏隐卫监控,不敢明目张胆,但是从今年过了春年以来,夜氏隐卫都被夜轻染和夜轻暖抽调去应付世子,对百姓们再无心力,监控少了,所以,百姓们也放开了。有的百姓们杀了不降世子的官员,有的百姓家有壮丁的自愿去投靠世子参军,如今世子兵马壮大,夜轻染就剩下北疆和天圣京城到云城这尺寸之地了。收复不过是早晚之事。”

    云浅月点点头,漠然地道:“这是必然结果。”

    沈昭话匣子打开,又道:“您离开的这一年里,世子只有在得到您平安的消息时才展露笑颜,尤其是您跳下寒池下三个月的时候,世子推算出云山乌云蔽日,那时候属下见他都快支撑不住了。若不是风家主及时去了,对世子棒喝了一顿,世子恐怕不能再坚持。”

    云浅月可以想象到他在不知她生死时的煎熬,尤其是他会观天象,能看出云山的情形时,当时云山的掌刑堂三位长老和所有人都被惊得六魂无主,更何况远在万里的他了?

    “有一段时间,属下看世子似乎都有放弃江山随您而去的想法了,几十万兵马和天下百姓的呼声恐怕也不能挡住他。那一段时间,世子越来越瘦,军营里的人也日日忧心,食不下咽,寝不能安。国舅的头发急得白了大半,连顾将军都说您若是不回来,他们所有人都活不成。”沈昭又道。

    云浅月叹息一声,她从来就知道自己这一条命重要,她不能死,所以,哪怕历经千辛万苦,哪怕为了分离出生死锁情筋脉尽碎,哪怕皮肤寸寸裂成口子结了疤,哪怕只剩下一息的时候,她也要活过来,必须活过来。

    沈昭低声道:“您能平安回来,还带回了小公子,真是难以想象,世子若是知道……”他住了口,意思不言而喻,不敢想象容景在看到容凌时会如何。

    云浅月轻轻吐了一口气,将曾经的艰难和云雾吐散,笑道:“他若是知道,恐怕会不理我。”

    “怎么会?”沈昭立即反驳,“世子盼星星盼月亮将您盼了回来,不可能不理您。”

    “他那个脾气,怕是会怪我瞒了他容凌的事儿。”云浅月想着容景天生骄傲的大爷脾气,如今一年不见,分外怀念。

    沈昭沉默了一下,还是摇头道:“不会的!世子只会庆幸您平安,庆幸有了小公子。”

    云浅月不置可否,就算容景对她生气也没关系,她在云山寒池底下挺不住的时候,想得最多的就是只要让她活着,哪怕让他日日对她发脾气也是好的,就怕连让他发脾气的机会也没有。

    夜里行军分外安静,而且一路上也极为太平。

    天明时分出了河谷县境地,来到了洛水城。洛水城一如梅岭山河谷县一样,百姓们站在街道两旁迎接云浅月,人人洋溢着欢喜。

    云浅月看着百姓们一张张的笑脸,想着他们欢迎的不是她,而是她背后的那个人能给他们一片锦绣家园的美好期待。百姓们已经被夜氏掌控和夜氏遍布天下的隐卫监视压抑太久。

    队伍过洛水城而不停留,继续前行。

    这一路上,云浅月没有看到被战火硝烟和马蹄践踏的痕迹,显然夜轻染和容景两个人的战争控制在避开百姓们生活的范围内。

    夜轻染究竟还是仁慈的,若是他想毁这个天下,这个天下定然再无一寸好土。

    洛水城过了是荆州县,荆州县过了是淮安城。淮安城有两条路,一条是通往云城,一条是通往兰城。

    来到荆州县分路口的时候,墨菊收到了容景的传书,他看罢后,脸色顿时皱成了苦瓜。

    云浅月感应到了青啼的气息,看向墨菊。

    墨菊对云浅月道:“世子传书,让您走兰城的路,先前往祁城。”

    云浅月挑眉,“为何?”

    墨菊垮下脸,“还不是因为西延玥?您可知道西延玥自杀之事?他的尸骨被风家主让杜子詹给运到了马坡岭,世子用他的玉佩给在冰棺里震着,并没有拔出他心口的匕首。匕首没拔出的话,可能还能留存他一息生机,如今时间存放得太久了,不知道他那一息是否还支撑得住。让您先去见他。”

    云浅月抿唇,“我是听子书说了他。”

    “要属下看,他死了就死了,还救什么?他是夜轻染的人,不知道世子是怎么想的。”墨菊有些郁闷地道。他的郁闷大多来自于想急于见到容景,看到他见到容凌时的模样。想着他警告墨阁的所有人不准泄露容凌的消息,也拦截了一切关于容凌的消息。沈昭自然也没传回去信,世子如今还不知道有容凌在,若是他知道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下达这一道命令让主母先去祁城救西延玥。

    云浅月当即道:“那就听他的,去祁城吧!”

    墨菊立即睁大眼睛,“主母,您不想公子啊?祁城是与云城背道而驰,这一去,最少要耽搁十多天。如今我们由这里去云城的话,多不过两日就到了。”

    “两日与十日相比,也是早晚而已。”云浅月压下思念,冷静地道:“去祁城。西延玥他不止是夜轻染的人。”

    墨菊疑惑地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何如此说。

    “当年我和夜轻染前后脚找的他,后来那些,不过是做戏而已。”云浅月给出答案。

    墨菊顿时恍然,原来西延玥是一把双刃剑。他无奈地道:“那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